Now loading..
( )

서브내용


很多朋友对于集采一出来之后的态度非常悲观消极,在问我怎么看这个政策,首先我认为医药集采既不是洪水,也不是猛兽。它其实是相对中性的一个政策,主要长期影响体现在两方面:


1、加速医药行业的洗牌出清,这个符合早前ZF一直提的供给侧改革,淘汰行业中在尾部的缺乏核心竞争力的药品生产企业(尤其指的是那些投机倒把、缺乏格局和前瞻性布局的企业),对于这些企业来说算是绝对的利空,另一角度看也是优化行业的资源配置,让好的资源往头部的企业倾斜,这才是行业良性发展的状态。


2、助推国内企业提升竞争力,积极转型。让国内的一些靠“抄”只做仿制药的大企业知道,光靠以前的思路是活不下去的,想要继续生存,就必须创新、必须转型。通过这样的政策,长期助推我国医药工业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所以,未来再也不是大家关起门来“窝里横”了,慢慢的大家要把眼光放到全球市场,把好的东西引进来,我们好的东西也要走出去。


曾经有位医药行业资深的大家提出:未来生存得最好的企业,一定是产业链最强的。商业企业,要布局工业,要有终端;工业企业因为原料制剂一体化,能打败没有原料的企业。


我非常认同他的观点,这里提到了产业链的这个概念,并且提到了终端、工业、原料一体化,这都是布局产业链强化各端环节提升企业竞争力思维的表现,反而却没有提到我们一直有关注的销售能力,这是因为随着集采的深化,很多企业引以为傲的企业销售能力将会被极大程度削弱,集采在实际层面上可以说是在改变药企的财务报表的结构。


第一,企业高居不下的销售费用必然是走长期下降的趋势,可能过程会很漫长,这个态势是固定的,一直降到和国际相当或者低于国际的水平都有可能。


第二,企业的现金流会获得明显改善,以前是赚纸面上的利润,很多利润都躺在应收账款上,但随着集采深化,慢慢企业会尝到赚真金白银的利润的甜头,因为现金流不好而导致借贷周转的高企财务费用也会获得明显下降。


第三,研发费用占比将会持续上升,这是大部分药企必须走的路子,想要在市场上成活壮大,这是集采政策推动下必须要走路子。但是企业形势必然会走两极化,我们知道新药研发这个事情,它从开始投入到有成果的周期是非常长的,并且失败率超高,如果在没有长期大的财力和好的团队来支撑的情况下,死掉是分分钟的事情。一方面,研发成功的会活得越来越滋润,受益于新药上市,规模会越来越大,边际成本也越来越低,进入黄金发展的时期。另一方面,如果是迫于形势的压力草草的决定去投入搞研发的企业,大部分会有极高的概率死掉。就拿复星医药来做例子,其顶层团队并不是医药专业出身,就算背靠这么大体量的资金支持,也是在10多年前早早制定研发转型战略,到今年生物药才有一些初步的收获,对于一些中小规模、或者草草决定转型、又或者背后没有大的资金的药企,这个时间维度你们扛得住吗?显然是扛不住的。


另外,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个观点还透出了另外一层意思,他认为药企不能因为集采而放弃仿制药板块,仿制药是有生存空间的,起码很多药企它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要靠仿制药,短期一味的去搞创新药而抛弃了根基是不行的。


回到创新这个概念,从有到无是创造性创新,那么我做改良让一个东西变得更好不叫创新吗?这也是改良型创新。所以这也给国内很多药企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路,起码在化学药上,我认为未来国内的药企大多数应当是做me-better而获得十足成长空间的,当然不排除像恒瑞这样的企业会走me-first,但这不是适合国内大部分药企走的路。因为从有显然比从好到更好,难度系数成几何倍数的放大。而从生物药来看,显然很多企业已经在me-too上开始收获了慢慢进入me=better,不过我相信其会更快的进入me-first时代,时间不会太长。


基于以上,在医药行业我们可以从这几方面来做企业价值的评估:


1、研发管线布局和研发进程:为什么一级市场看创新药的风投一来看重团队里有没有完成过新药从研发到上市整个流程的科学家或者行业带头人,二来大部分市场上的机构一般都比较乐意或者快速介入临床2、3期的新药项目,这就存在着退出时间窗口和确定性的问题,对于企业的研发管线是否有特色的,是否国际或者国内首创的等判断影响新药上市的市场空间,团队有无这样的专家影响新药项目的进展速度及成功率,这还比较粗浅。研发成功确定性,直接影响研发费用转化率,转化率高,药企才能形成良性循环,这几乎是没有容错空间的。如果失败,不仅动辄10个亿以上的资金打水漂,也会加速这个企业被市场淘汰。


2、集采中标情况:这是比较傻瓜式的判断,大家可以关注其中一种情况是,一些药企的产品原本没有中标,但是新的一轮中标了,从中短期的时间维度来看,这部分药企的业绩会呈现爆发式的增长态势,当然这对于长期的影响有限,但是对于近几年,由业绩增长带来的资本市场良好的表现是有很大确定性的。


3、成本端:集采只是外力,没有进入集采的药企就没有机会吗?其实关键还是要考察成本端,尤其是原料端。如果原料+仿药+终端整个链条打通,也能吃到足额的利润。如果原料成本低,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企业进入集采目录的概率就高,但是即使没能成功进入集采,也同样有巨大的生存空间,集采只是一个利民的渠道,而最终的选择权却在终端。


举个例子,某药P,其有原料优势,因此它可以成功进入集采目录,但是进入目录的销售价格它是1元,那么到医院该药销售单价是1元,P药进入了集采,但是集采并不能全部包含所有终端,P要在非集采市场给到医院或者流通领域的销售价格是1.2元,是集采的一倍,医药或者领域面向消费者的价格是1.5元,也就是同样一种药终端市场集采与非集采的销售价格相差了0.5元,但是非集采领域会因为这个0.5元的差价就没有了市场吗?不会,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某医药公司可以以1.2元的出厂价售出,以1元参加集采公司有20%的毛利率,但是到了1.2元公司就有了50%多的毛利率,其他企业有没有这个能力在1元的价格下生产出同等质量的药品来,这方面就体现了原料的重要性了。但是并不是只有1元的集采药企能存活。


4、终端布局:对于终端企业有没足够重视和投入,如果你掌握好了终端,你就有可能多了一大份的利润。我们就拿其中一类终端药店来说,像复星医药作为国药的第二大股东,在集采后各大药企都迫于政策压力降价的时候,反而终端渠道的利润点还提升了,像复星医药一些多元化布局的的公司就能通过间接的方式吃到医药降价的红利,而直接获益的无疑就是一些在连锁终端布局的巨头了,像国药、高济等以及一些连锁终端的上市公司。


5、全球市场的前瞻性布局:在前文提到,不仅要引进国外优秀的产品,同时国内的企业也要走出去,国内药企在奋力转型研发的同时,也需要思考制定全球化的布局战略,只有参与了全球化的竞争,格局放开了,才能在未来残酷的全球竞争中存活下来,国际集采政策只是助推企业提升研发能力的第一步,一方面也是帮助国内企业严格控制了成本端。像国际上有些国家就没有集采,企业成本控制了,出口售价提升了,这也是一部分利润来源,最终企业还是需要有全球化的战略布局思维,有这样前瞻性新思维的管理层的企业才值得投资。


6、关注企业的业务及营收的增长:这一点是基于前几点的大逻辑之下的,基本上前几点我们判断了这个企业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不会死掉,集采深化之后,接下来就要看企业的业务端的进展情况还有营收增长态势了,因为利润表的结构被应收等科目影响情况削弱了了,之前高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的头部医药企业将会进一步释放利润,迎来较好的发展时期。